井冈山红色培训

井冈山领导干部红色教育培训

红色家书

首页 > 红色培训 > 红色家书 > 正文

赵一曼红色家书

时间:2019-09-24来源:红色培训网阅读:()

赵一曼 (1905-1936)

原名李坤泰,四川省宜宾县白杨嘴村人。1923 年加入社 会主义青年团,担任白杨嘴村团支部书记,组织“妇女解放 同盟会”,与封建势力进行斗争。1926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更加积极地在学生中从事革命活动。1927 年秋,受 党派遗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8 年冬回国,到上海、江 西等地做秘密工作。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被党派到东北工作。 1933 年初到哈尔滨满洲总工会搞组织工作,后任哈尔滨总工 会代理书记。由于哈尔滨党组织遭到破坏,中共满洲省委派 她到珠河中心县委,任县委特派员和铁北区委书记 1935 年秋,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二团政委。同年 11 月在战斗中负伤, 养伤时被敌人发现,终因寡不敌众,不幸被捕。1936 年 8 月2 日英勇就义,时年 31 岁。

井冈山红色培训

“红枪白马”女政委,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斗的年代,在党的队伍里涌 现出一大批女性豪杰。在昔日东北抗日战场上便有一位名扬 四方的女英烈,连敌伪的报纸也惊叹于她“红枪白马”的英姿。

她就是郭沫若所盛赞的“甘将热血沃中华”的赵一曼。

战士们尊称她“我们的女政委”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乳名淑端,学名李淑宁,又名李一超, 1905 年生于四川省宜宾县北部一个小地主家庭。她 8 岁入私熟,10 岁时母亲按当地旧俗要给她裹脚、穿耳眼,但无论呵斥还 是责打,她都坚决不肯。她当着众人的面洗脚,这在当时被 认为有伤风化。

五四运动期间,赵一曼受到革命思想影响。1924 年,大 姐夫郑佑芝用通讯的方式介绍她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 年夏,她加入共产党,曾任共青团宜宾地委妇女委员和县国 民党党部代理妇女部长。1927 年夏,武汉政府反共,她转移 到上海,随即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翌年与同学陈大榜(陈 达邦 ) 结婚。1928 年冬,她因疾病和身孕,奉调同国,先后 到宜昌、上海、南昌等处做地下工作。

1932 年春,她被派到东北地区工作,更名为赵一曼,先 后在奉天 ( 沈阳 ) 哈尔滨领导工人斗争。翌年,为掩护身份, 她曾同满洲总工会负责人老曹 ( 黄维新 ) 假称夫妻。1934 年 7 月,她赴哈尔滨以东的抗日游击区,任珠河中心县委委员, 后任珠河区委书记。1935 年秋,她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被当地战土们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女政委”。

 宁儿:

“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就义前给儿子的遗书 ( 一 )

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遺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 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 ! 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 我最亲爱的孩子啊 ! 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 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

信中的宁儿,是赵曼唯一的儿子,大名陈掖贤。1929 年 1 月 21 日出生在湖北宜昌,这天是列宁逝世五周年纪念日,所以赵一曼给他起名为“宁儿”。日伪档案记载,1936 年 8月 2 日赵一曼被押上开往刑场的火车,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惊 慌的神态。她向看守人员要来纸和笔,写下了这封遗书:

宁儿:

“我的孩子要替母亲继续斗争”

——就义前给儿子的遗书 ( 二 )

母亲到东北来找职业,今天这样不幸的最后,谁又能知 道呢 ? 母亲的死不足惜,可怜的是我的孩子,没有能给我担 任教养的人。母亲死后,我的孩子要替母亲继续斗争。自已 长大成人,来安慰九泉之下的母亲 ! 你的父亲到东北来,死 在东北,母亲也步着他的后尘。我的孩子,亲爱的可怜的我 的孩子啊 !

母亲也没有可说的话了,我的孩子自己好好学习,就是 母亲最后的一线希望。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在临死前的你的母亲

陈掖贤第一次见到母亲给自己的遗书,是在 1954 年东北 烈士纪念馆里。他看完大哭一场,手抄了一份留作纪念。回 到家后,陈掖贤用钢针盛着蓝墨水在自己手骨上刺下母亲的 名字。陈掖贤学习成绩优秀,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外交系,后 在北京工业学校 ( 后改成北京机电研究院 ) 工作。

1936 年 8 月 1 日,敌人把她押到珠河县,在公开处决前 绑在一辆马车上游街示众。她一路唱着《红旗歌》沿途许多 群众感动得流泪,就义时年仅 31 岁。

红培网整理编辑发布。


网站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联系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郑老师
18279915301
微信二维码微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