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红色培训

井冈山领导干部红色教育培训

红色故事

首页 > 红色培训 > 红色故事 > 正文

国际歌声找同志

时间:2019-04-25来源:红色培训网阅读:()

国际歌

1928年2月下旬,工农革命军攻占宁冈新城后,毛泽东同志在茅坪的阎仙殿前召开军民大会,一来庆祝新城战斗胜利,总结经验,表扬英勇战斗的将士;二来讲解工农革命军要优待俘虏。

会上,毛泽东说:“白军士兵中有不少是工人、农民出身的穷人,有许多人都是被强迫来当兵的,要教育他们、争取他们站到我们这边来,跟我们一起,去打击国民党反动派,打地主豪绅。他们过来,我们的队伍就扩大了,多一分力量与敌人战斗。因此,我们要团结、争取更多的人与我们一起去反对反革命。”开始,有些人想不通,经毛泽东再三解释、疏导,大家思想转了弯。当即,毛泽东宣布了优待俘虏的几项具体规定:一不许打,二不许骂,三不许搜腰包,四有伤的给予治疗,五愿意留的吸收参加红军,六愿意回去的发给路费。这就是我军历史上最早的优待俘虏政策。

当天晚上,被俘的国民党士兵都住在茅坪阎仙殿。晚上,军官教导队区队长陈士榘当值星官,在楼下看管俘虏。

值班室的墙上挂了一面红军军旗,中间摆着一张长方桌子和两条板凳,还有一盏马灯,一把铜壶和两只茶碗,这都是和俘虏谈话时用的。

陈士榘挎着一支德国造的3号驳壳枪,肩上挂着“执勤官”的红色标志,与另一个战士一起,在值班室踱来踱去。

夜深人静,阎仙殿楼上忽然传来了《国际歌》的歌声。陈士榘觉得奇怪,便侧耳静听。歌声先是轻轻的低吟,后来越来越大,悠扬激昂。三个唱段都唱完了,陈士榘的满腔热血也似乎沸腾起来了。

陈士榘虽然年轻,经验却很丰富。他参加过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随武汉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工农革命军打下茶陵县城后,以士兵代表的身份,担任井冈山根据地第一个红色政权的县政府常务委员,不久,提升为红军军官教导队区队长兼军事教员。在复杂的革命斗争中,他锻炼了自己的政治敏感性。这时,陈士榘意识到,能如此完整而又声情并茂地唱出《国际歌》的不会是一般人。他决定顺藤摸瓜,把唱歌人的情况弄清楚。

陈士榘来到俘虏营楼上,问一群坐着的俘虏:“刚才是谁在唱歌?”

这时,一个看起来不上20岁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是我。”

“你唱的什么歌?”

“《国际歌》。”

“你叫什么名字?”

“谭甫仁。”

“你是从哪里学会唱《国际歌》的?”

“广东韶关。”谭甫仁对答如流。

谭甫仁看到值星官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似乎也没什么敌意,于是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同志,便大胆地把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

“我是广东仁化县人,原来在韶关参加过北江农军学校第一期训练班学习,《国际歌》就是在学习期间学唱的。农军学校主任朱云卿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我从农军学校回家后,参加过南昌起义,被打散后,被江西军阀朱培德部收编。这次随赣军二十七师的一个营调往宁冈新城驻防。我心中一直很忧郁,对国民党反动派很不满,只好高唱《国际歌》来排解忧愤和不满,唤起勇气和希望,同时也想用歌声呼唤自己的同志,寻找中国共产党。”

陈士榘一听,谭甫仁说的朱云卿就在井冈山担任团长,于是,派传令兵领他去见朱云卿。

在陈士榘的指引下,谭甫仁终于和朱云卿见面了。此时此刻,在落难时的谭甫仁见到自己的老上级,心情激动万分,只叫了一声“朱主任”,就说不出话来了,热泪漱漱地往下掉。

朱云卿见到谭甫仁也很激动,走上前去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广居同志(在北江农军学校时,谭甫仁使用广居的名字),你的情况士榘同志都和我说了,你本来说是一位共产党员,现在重新回到革命队伍就好了。”

朱云卿一边安慰谭甫仁,一边让他坐下。两位战友在战争征途中久别重逢,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欣喜与激动。谭甫仁最后还不忘请老领导为他在北江农军学校和北上武汉到南昌起义这段经历,替他向党组织说明解释。朱云卿笑着安慰他说:“这个不用你说我都会跟党组织讲清楚,你安心工作学习就是了,不要背包袱。”

从这天起,谭甫仁就被安排到红军军官教导队学习,不久担任上士文书、军部士兵委员会干事。他同陈士榘在革命队伍中一直并肩战斗。

后来,陈士榘把谭甫仁这一传奇式的事情报告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高兴地称赞谭甫仁:“这是一棵红色的苗子哩!”

从谭甫仁将军经历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忠诚。这种忠诚不是自然而然的产生,而是源于对党的朴素感情,对信仰信念的永不言弃。只有信念坚定了,忠诚才有牢固的基础,正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90%的朋友看了这篇文章还看了以下几篇文章。


网站首页

拨打电话

在线联系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郑老师
18279915301
微信二维码微信咨询